放學後,白宗眾人陸陸續續到地下室進行訓練,沈洛年也拿著懷真給他的匕首不斷反覆練習,賴一心在不遠處看著沈洛年的動作“洛年,我們來對打!”賴一心走近說

“!”這是什麼情緒?興奮!?也罷,就順便試試看那股炁息的有沒有帶給自己什麼新的能力“好”

“真的?”賴一心似乎沒想到洛年會這麼爽快的答應,愣了一下

“不然是假的?開始吧!”沈洛年握緊匕首,集中精神就是一個突刺

“好快!”賴一心腦海閃過一絲訝異,連忙舉起長槍抵禦,接著槍身一轉掃向沈洛年,只見沈洛年往後輕輕一翻,輕鬆的跳出長槍的攻擊範圍,轉身急刺,在與賴一心手中的長槍接觸的瞬間,輕重轉換,質量大增,震的賴一心長槍差點脫手,緊接著腹部感到一陣刺痛,就這樣撞上牆壁,嘴角泛出些許血絲,正想撐起身子,“喀喀”胸口又傳來幾聲悶響,承受不住這股衝擊的賴一心,猛的吐了大口鮮血,握在手中的長槍緩緩向一旁傾倒,癱軟的跌坐地上

卻是沈洛年在輕重轉換之間一個不慎沒有拿捏好力道,硬是把賴一心的肋骨打斷了三根,一驚,連忙衝向賴一心,輕輕送進一點原息,原息入口,賴一心精神恢復了不少“洛年,你變好強喔!改天我們再來打一場!”一心道

“一心!”由於方才的比試過於迅速,張志文與侯天良這才回過神來,急急圍了上來

“洛年,你下手好重!”張志文首先開口

“一心,你都傷成這樣了,還想跟洛年打阿!?”侯天良隨後說

“就是這樣才有對打的意義呀!更何況對打本來就是有可能會受傷的嘛!”賴一心淡定的道出這段話

“媽啦!你信不信我下次沒控制好力道就直接把你打死!”沈洛年瞪眼

賴一心苦笑“我相信你不會的。”

沈洛年輕嘆了口氣“我要走了”

看了一下時鐘,一心接口說“好了,時候也不早了,今天就先練到這,剩下的明天再繼續吧!”語畢,眾人各自散去......


“懷真?”沈洛年心想自己的感應範圍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廣?經過一個小巷子,沈洛年突然一閃身,再來幾個轉折,眨眼間已經回到了自家前,
輕轉開大門,果然看見懷真,她穿著短到根部的迷你牛仔褲,上半身則是一件寬鬆的短袖薄紗,坐在沙發上手中還抱著一桶炸雞

“回來啦,臭洛年”懷真說,眼睛還是緊緊盯著電視機,洛年一個箭步向前,抓起遙控器輕輕按下電源,就把電視機給關掉了

“幹嘛啦!我看的正高興耶!”懷真微微嘟起嘴說

“妳等一下再看啦!聽我說,我可能知道解咒的方法了。”沈洛年說道

“真的?快說快說!”懷真一聽到可以解咒便激動的抓上洛年

沈洛年甩甩手說“別抓!妳之前不是跟我說過想要解咒得用比直到永遠更有價值的事情蓋掉?”

“對阿!所以勒?”懷真歪頭問

“那妳想想看,如果我弄出一個原息球給妳,讓你可以無限制取用,是不是就等於直到永遠了?”

“對吼!我怎麼沒想到!”懷真驚呼,她那雙美麗的鳳眼睜的老大

“哼哼!還敢說我笨,妳自己也沒想到嘛!”想到這裡沈洛年有點得意的說道

“這又不是我的能力,我哪知道可以這樣弄!不然你說,你要怎麼把它弄成球?”懷真有些賭氣道,沈洛年瞬間整個人呆掉,懷真見洛年一愣說不出話來

“笨蛋落年,你也沒想過嘛!”懷真略為失望的槌打著沈洛年

“媽啦!臭懷真別打!”沈洛年舉起雙手,緩緩的凝聚出一絲絲原息覆蓋住雙手“我試試看啦!”說著,兩隻手慢慢靠攏,手掌心所泛出的些許原息,微微疊合交錯在一起,原息不斷從體內釋出,融入壓縮,沈洛年一個使力,雙手原息相互融合“啪”形成了一個長條狀的硬物

“咦?這個??成功了嗎?你怎麼弄得這麼醜!”懷真看到先是驚訝後輕笑

“妳管我,能用就好!”沈洛年說

“無賴!”懷真噗哧一聲笑了出來

“好啦,妳先試試看這東西能不能用。”沈洛年說完,看見懷真拿起那個用原息做成的供應器,輕輕地擺到她那可口的櫻唇上緩緩的伸出舌頭,輕慢的舔著,接著便將它整根含入口中,懷真臉龐微紅,貪婪的吸吮著,口水浸濕了硬物,“似乎過量了,剩下的之後再享用吧!”懷真心想,萬分不捨的將它吐出,上頭還殘留有溫熱的唾液,懷真沉醉在其中的滋味,癱軟的嬌軀,微醺的臉龐,躺臥在沙發上......

良久,懷真整理好情緒卻是沒看到沈洛年,臭洛年?不是要解咒?跑那麼快做什麼?起身走進臥房“笨蛋洛年!可以蓋咒了,你躲起來幹嘛?”沈洛年回過頭來瞥見懷真那水嫩的小臉,想起剛剛那一幕,臉頰不禁紅了起來...

“臭小子,你還會害燥呀~”

“關妳屁事!”沈洛年脹紅了臉瞪眼說

“好啦,來解咒了。”懷真笑嘻嘻的走回客廳,沈洛年也低著頭跟在懷真後面慢慢回到客廳,不大甘願的伸出戴有血冰戒的手“快點啦!”

懷真也忍笑的伸出手,兩個咒戒並排,兩個不同的聲音“......事無常,心易變,緣已滅,咒應散”語畢,兩個咒戒化做一陣煙散去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星殘 的頭像
夜星殘

夜星殘

夜星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光之翱翔
  • 看來是個和樂版的解咒阿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