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洛年一臉睡意,揉了揉半閉的雙眼,視線瞄向時鐘,“要遲到了!”整個人瞬間清醒,著衣盥洗一氣呵成,順手抓起書包,飛也似的衝了出去...

“噹噹噹~”當鐘聲打完之際,沈洛年有驚無險地閃入教室,早自習時間洛年一如往常的倒頭就睡,這一睡便睡到了中午...“沈洛年,外找!”洛年揉著惺忪的睡眼,慵懶地往教室外走去,定神一看“瑋珊?”

“洛年,妳還好吧?昨天怎麼沒來學校呢?”瑋珊擔心的問

“喔,昨天有點事情,所以請假。”卻是昨日下午,未來與現今,時間與空間,扭曲的鳳體,才將其完整結合,沈洛年一陣暈眩,便請假回家,“哇~啊~”撕裂般的痛苦一波接著一波襲來,過了許久才漸漸緩和下來,緊接著一股強大的炁息猛的注入沈洛年的體內,一驚之下趕忙想控制起那股炁息的頻率,卻是昏了過去

在夢中,沈洛年似乎看見一位與自己頗為相像的長髮青年,正當他想開口的時候,卻硬是醒了過來,房間裡一片漆黑,望向時鐘赫然發現已是深夜了,大量的炁息在體內不停翻轉、流動,以極快的速度耗用體力,本已昏昏欲睡的洛年也就這麼帶著疑惑沉沉睡去,隔天醒來並沒有發現任何不適的感覺,便又開始了那令他感到些許乏味的生活

“沒事就好,我先回去上課囉!”瑋珊說完後便轉身離開,洛年看著瑋珊逐漸遠去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轉角處,也掉頭走回教室

下午沈洛年他們班是軍訓課

“同學們好,我是你們這堂課的老師,我的名子是陳天痕。”他邊說邊拿著粉筆在黑板上寫下「陳天痕」三個大字,寫完粉筆隨手一丟,接著就拿起了放在手邊的手槍說到“今天的上課內容是手槍的射擊訓練,同學們要仔細看好,這邊...”陳天痕一面解說一面示範,碰的一聲手槍所射出的子彈恰好正中靶心

“啊~!老師好帥!”

“在一次!”

沈洛年班上的女生不斷叫好,陳天痕只是尷尬的笑一笑“好了好了,大家安靜,現在開始讓你們實際練習,記住!這些槍枝都很危險,千萬不能把槍口對著別人。”

“碰、碰、碰碰!”大家各自拿起桌上的槍支,排隊輪流對著標靶射擊。陳天痕也在一旁指導並糾正其他同學的姿勢。而沈洛年此時正坐在一旁的大樹下休息

“哇!你們看!林天宇超強的,每一槍都命中紅心耶!”班上的一個女生大聲的說

沈洛年聞聲抬頭瞥見林天宇的槍法,快、狠、準只能如此形容,又是一陣驚呼

“媽的,吵死了,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。”沈洛年心想,這時卻看見陳天痕正朝著自己走來

“你是...沈洛年吧?怎麼不去練習呢?”

“不想去。”沈洛年說,雖然這樣說頗沒有規矩,但陳天痕聽到卻也不生氣“是嗎?可是手槍實射之後會考試喔!你還是去練習一下吧。”

“好啦!”沈洛年本來還想不去,但眼看再不走的話,陳天痕似乎又要跟自己說一大串的話,便拿起草地上的手槍走了過去,陳天痕見沈洛年已往靶場走去,也不再多說什麼,慢慢的跟在他後面

“碰~!”一個槍響從沈洛年手上傳出,子彈準確的命中紅心

“紅心?看來沈洛年的槍法也不差,這個班的素質還算不錯”陳天痕心想

“沈洛年,你的槍法真好!”林天宇對著沈洛年說

“你也不賴。”沈洛年回話間又再一發子彈正中靶心

“來比一場吧?”沈洛年本想拒絕,忽然一轉念說“好啊,你先。”

“碰!”只見林天宇扣動板機,又是一個漂亮的中心,接著換沈洛年,他緩緩舉起持槍的那隻手,輕輕地壁上一隻眼,在這帥氣的動作下傳出的槍聲,也是紅心,跟著林天宇也不甘示弱的賞了靶心一顆彈藥,兩人就這麼你來我往的將子彈射向靶心,班上的同學一陣傻眼間,比賽在洛年的一個失手下結束了,隨著鐘聲響起沈洛年和林天宇一前一後的走出靶場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星殘 的頭像
夜星殘

夜星殘

夜星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