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病相憐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節是外堂課,再加上班上又不會點名,所以不去也沒關係,在校園裡漫無目的地走著,不自覺地又走上了頂樓,推開門把,迎接我的是陣陣微風,輕輕撫過臉頰,有時候我真的很喜歡這樣的感覺,享受這世間難得的寧靜,我倚靠牆邊,仰望著那遠方的天空,網是在腦中一一浮現,仔細想想這幾年來我還蠻孤獨的,想到這裡我笑了,笑自己笨、笑自己愚蠢,這麼多年我都挺過來了,還有什麼好悲傷的呢?


『框~』頂樓的門被打了開來,又是那個女孩,我連忙收起悲容,換上我一貫的燦爛笑臉,這時她也看到了我,她似乎對我在這感到十分驚訝,「學妹,之前的事不好意思。」見我走近,她的小臉又紅了起來,「妳願意原諒我嗎?」我笑著問她,她沒有說話,只是微微地點點頭。


很好,看樣子她並不排斥我,我便想起關於這女孩的疑問,正想向她提出問題。不料,她卻先開了口:「學長,你......平常對人都是這樣的表情嗎?」面對她的問題我只能苦笑,果然還是被看到了嗎?


唉,我嘆了口氣:「有些事情,我並不想讓別人知道;特別是我難過的表情,更不想被別人看見,妳可以替我保密嗎?」她點頭,隨後又搖了搖頭,她告訴我兩年前她唯一的親人,她的哥哥離奇的失蹤,說著說著淚水便浸濕了眼眶,我最怕的就是女孩子哭了,我拍拍她的肩膀,我並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,聽見她的遭遇,我竟在無意間也透露出我的過往,她非常訝異,訝異我的過去,那堂課我們聊了很多,時間不知不覺地消逝,鐘聲喚醒了我們,她向我道別,先行離開了頂樓,而我又在上面待了兩節課才轉身下樓。


那個女孩,她叫思瑜,目前就讀希玉高中一年C班,從小就沒有了父母,一直跟她的哥哥相依為命,直到兩年前開始,她就是一個人生活,好在她的個性還算開朗、活潑,人際關係不錯,才伴她走過那些日子。據說她的哥哥是在進入那棟已經出事多年的房子後,才失去了聯繫。


那棟房子是採用古日式的建築風格,自從百年前的儀式失敗,大量的瘴氣外散,使得整個宅邸的人都發了狂,進而滅族,她哥哥則是在某個因緣際會下,來到這個被詛咒幾百年的建築,然後、然後他就消失了......。


思瑜告訴我,她將在近期之內出發去尋找她的哥哥,可能會有一段時間不會來學校上課,在說這件事情的時候,她的眼神明顯黯淡了不少,似乎有想過自己可能回不來了,經由她所描述的那棟建築,無論外觀、地理位置,種種跡象都指向了我爺爺的那間別墅,這讓我感到奇怪,於是我決定去那裡一趟,一方面我覺得那地方可能會有我想要的答案──關於我的過去;另一方面是我不放心她,在我心裡已經自私地將她當成自己的妹妹一般,有誰會放任自己的妹妹前往火坑呢,對吧?


我向她詢問出發的確切時間,我暗自思囑,決定先行前往,整理一下要帶的物品,我向班導師請了個長假,當然其中不免撒了點小謊,看雅慈老師一臉無奈的表情,就知道她已經放棄對我提問了。


就在思瑜要出發的前一週,我來到了這間廢棄的宅邸,不對,應該可以說是一個廢墟,我走向那半毀的大門,在此刻,我被一位黑衣人給攔了下來,「有事嗎?」我問。


「主人有令,你不能進去!」那黑衣人說道,是個低沉的男性聲音。


「干我屁事。」接著,我試著從他身旁繞過去,卻又被攔住了。


「讓開。」我微笑的看著他,他沒有回應,依舊擋在我的面前,我火氣跟著上來了,「讓!開!」雖然我看不到他的臉,但我隱約覺得他在笑,這讓我十分地火大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星殘 的頭像
夜星殘

夜星殘

夜星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