搖鈴聲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「叮叮鈴~叮叮鈴~」

 

是誰?

 

「叮叮鈴~叮叮鈴~」

 

到底是誰?

 

就在不遠處,一個老人的模糊身影,手中的搖鈴不斷發出勾人聲響,祂緩慢地走著,而我在後面拚命追趕,卻始終無法拉近與祂之間的距離,不知道過了多久,周遭開始起霧了,走著走著,那鈴聲悄悄地消失在周圍,我在濃霧裡迷失了方向......

 

「呼~呼~」這裡是哪裡?我喘著粗氣心想

 

正當我想放棄的時候,眼前畫面逐漸清晰,呈現出一道不見邊界的古老大門,那幽幽的鈴聲由門的另一端緩緩傳來,看著大門上纏繞的無數鎖鏈,我眉頭深皺,思考著該如何過去,手不自覺地伸向了那道門,一種刺骨的寒意襲上心頭,我不停地顫抖......

 

「喂,喂,你還好吧?」看我冷汗直流,鄰座的同學擔心地問道

 

「沒事。」我猛地睜開雙眼,臉色極度蒼白,卻還是輕輕做了回應

 

不料,下一刻,眼前一片漆黑,原本吵雜的教室在一瞬間安靜了下來,叩的一聲我好像撞上了什麼,腦袋一陣發脹,我的手反射性的扶向額頭,才剛接觸到額頭就傳來一股刺痛,痛呼了一聲我睜開眼,卻不禁一怔。

 

這兒可不像是教室,白色的屋頂,柔和的燈光,自己似乎躺在床上,我怎麼了?

 

「雲脩?」在一旁的是我的班導師張雅慈

 

「老師?我...我怎摩會在這裡?」我一臉迷惘地問

 

「你在課堂上暈了過去,已經昏睡快三天了。」老師放下手中的書本走近說:「醫生說你身體應該沒有什麼大礙,怎麼會昏迷這麼久?」

 

「我不知道......」勉強用手支起身子,我搖著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,動作大了點不免有些踉蹌

 

「真是的,不舒服的話就別那麼逞強!來,老師看看。」雅慈老師說著手就摸向了我的額頭,感受著老師柔軟小手的溫度,我不禁微微紅了臉頰,「噫?好像還有點熱熱的。」

 

「老師,我沒事。」我稍稍向後挪移躲開老師的手,說道

 

「啊,他醒了嗎?」門口傳來一聲輕呼

 

兩人轉過頭,只見一名綁馬尾的護士小姐正推著一車藥物走入,一面有些驚訝地問:「張小姐怎麼不通知我們?」

 

「他才剛醒來。」張雅慈回道

 

護士說:「那麼我去通知醫生,看他有沒有空過來。」

 

「那個...我可以出院了吧?」黎雲脩表示

 

「這要由醫生決定,我會告訴醫生的。」護士甜甜一笑,轉身往外走

 

護士服其實挺難表現出身材曲線呢,可是穿在她身上的那一套衣裳似乎是小了一號,反而更充份的突顯出她豐滿的上圍以及那纖細的腰身,黎雲脩毛病又犯了,看著護士的背影,心中暗自思量。

 

片刻後,那個綁馬尾的護士又走了進來,一面說:「醫生剛好有空,一會兒就會過來,我先幫你換藥吧,點滴也可以拔了。」

 

護士動作很快三兩下就拔下了點滴的針頭,跟著開始拆開黎雲脩額頭上的繃帶、更換藥膏,感覺到頭皮一陣麻麻癢癢的「這樣就好了」她看我一副想抓卻又不敢抓的樣子不禁莞爾一笑,一面重新纏上紗布一面說。

 

如果說額頭上的傷是因為敲到桌子,那麼左手隱隱傳來的寒意是是為什麼呢?我想不起來,也就不想了......抬起頭,卻見眼前多了一個穿著白袍的男子。

 

此人正是負責的醫生,他檢查了片刻,又問了一堆問題,雖然他建議多觀察幾日,不過既然病人黎雲脩堅持離開,身體其實也沒什麼大礙,折騰了好半刻,他才宣布黎雲脩可以出院。

 

等醫生和護士離開,張雅慈仔細看著黎雲脩,頓了頓才說:「你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,應該再多住幾天的。」

 

「我不想住院。」黎雲脩搖頭

 

「那我先送你回去吧,我等等還有課要上。」老師看我一副抗拒的樣子也不再勉強

 

我連忙搖頭:「不用啦,老師。我可以自己回去。」

 

「那你要小心一點唷,不舒服的話多休息幾天再來學校沒關西。」

 

「好,老師再見!」我說完,便穿上掛在牆邊的外套,慢慢步出醫院大門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星殘 的頭像
夜星殘

夜星殘

夜星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